xml地图|网站地图|网站标签 [设为首页] [加入收藏]

一窗灯火,栀子花开

2019-11-26 16:33栏目:操作系统
TAG:

文/千年一眼

很多的时候,我会站在窗前,静静地看夜幕下城市的灯火,那闪烁的灯光在茫茫的夜里仿佛燃烧的火焰,给寂寞的或孤独的心灵丝丝温暖,让看不清的道路有了明亮的方向。

在这个季节里,我终于归来,一夜风雨,淡淡的清香弥漫而来,噢:院子里的栀子花开了,一朵朵的白色花朵,包裹在翠色欲滴的绿叶之间,又有一滴滴露珠的点缀着花朵显得格外明丽靓眼,在早上明媚的阳光下,栀子花、开呵开,像一层层晶莹的浪花盛开在我的心海,一阵阵清香萦绕我的心怀。忆起,曾今四合院里的那个害羞的女孩。

(一)心事

路灯在夜幕下蜿蜒而去,而散落在夜海深处的一窗窗柔和的灯光,如星星,让夜色里的大地盈满一种温情。于是倚窗而立的我,就在一种默默的凝视中,忽然感到了夜的温暖。

岁月匆匆,昔年往事已成了诗行,犹记得那年雨后的清晨,一个身穿白色衣裙婉约的女子,手挎竹篮穿梭在溢满芳香的几棵栀子树间,婀娜的身段,晓风吹拂着白色地裙裾在摇摆,我捧着那本《长相思》的诗集,悄悄走近。谁叫她回首时对我那一个嫣然一笑,是那样的明媚,也深深的记住了她两腮的笑靥,是那么的甜蜜,低着头,羞羞答答的递给我一朵盛开的栀子花,香么?清脆委婉的声音,两个人的眼睛一下子注视着对方。我点点头,吮吸着花的香气,傻气,噗嗤的一声笑,让我记住了她眉宇之间丝丝的暖意,含情脉脉的眼神,小手不停地梳捋着她的两根乌黑的长辫。唉!我那个时候,为什么没敢说,只是留下了那本《长相思》。

这是今天她跑的第七张单,她不晓得自己为何要这么拼,也许只求忙碌的时候不会想起他来。她挪动着发麻的腿脚,一级一级朝台阶上走去,回字形的楼梯一圈一圈的像是树的年轮,越走到高处往下看的时候越像是湍急的漩涡,将她的一切都卷夹其中,她珍而重之的那些早被生活压搾得支离破碎。

已经习惯了在看远处灯火的时候,心中默默地想你。想你在另一个城市,那一盏我望不到的灯光下的忙碌的身影,以及偶尔抬头眺望的目光。想象着你正在忙碌的一切,而我就站在你的身后,安静而深情地看着你。

岁月匆匆人生的惆怅,光阴好像流水般的飞快,相遇到离别,栀子树下拽过她的手,吻过----她的唇红,我和她的故事如梦,只怪那时童儿无知,凝望着了她的泪花,滴答,滴答、依然选择了离开。谁叫她是大家闺秀,谁叫我是一个南方人、又是个穷书生……恨,无奈!

生活的旋涡卷走了她珍而重之的一切

灯光很温暖,我看你的目光温柔如水,轻声呼唤你的名字,你就会转过身来,揽我入怀,没有距离的拥抱中,那满室的灯光温馨得让人沉醉。而时光仿佛也跌落在温柔的爱海里,不再流逝。

三十年了,如今回来,又闻到院子里的栀子花香,迷茫中仿佛看到了一个手夸竹篮飘然的影,听到了咯咯,咯咯的笑声。依稀,晓风拂来裙裾在摇摆,秋千在晃,一手捧着一束栀子花,一只手拿着一本泛黄的那本《长相思》,飘洒着乌黑的头发。

在京城听到夏蝉鸣叫的时候,他在四合院里摆上藤椅,院子一隅她曾经侍弄过的葡萄架上如今已是硕果累累,他躺在藤椅上,看着满天的星星一点也不觉得炙热熏蒸,他想起去年的这个时候,她在院子里的舞姿,蛇一样摆动的腰肢......他扭头看向挂在藤蔓上那一串串沉甸甸的葡萄,想起她的眼睛,也似是黑葡萄般,能让他看到脸上的满足。

夜深的时候,曾伫立窗前,为深爱的人亮一窗温暖的灯光,迎接那迟归的脚步。那一窗灯光,仿佛是一种召唤,让行走在茫茫夜色里的心找寻到家的方向。而当轻盈的脚步踏进温暖的家时,一个深深的拥抱和甜蜜的亲吻,将一种身影映在柔和的灯光里……

揉开眸清里的泪花,日日夜夜的思念,如今且独倚在四合院的门槛,凝注着西山的夕阳,啾啾,啾啾、扑扑的小鸟飞来,也许它们想诉说点什么。我呆滞的目光里,一个挎着竹篮害羞的女孩,在我的脑海里,走来,走来。

已经没有她的四合院

有人说:思念是一种痛,爱亦是一份忧伤!而我分明在灯火阑珊的夜幕里,感受到思念的温暖,触摸到灵魂之爱的温馨。

我这些年在外,喜欢在月色里独自小酌,有时守到东方泛红,剩一颗最后的星星,一个人痴笑、含着泪花。谁让我一直惦记着那栀子花树旁的那嫣然一笑。在春天时看到穿梭花草里的成双成对的彩蝶翩翩,何为那么悠哉。每当看见秋天时一排排鸿雁从窗棂掠过,能说不羡慕吗。唉!栀子树下的情结,过往如烟,能怨栀子花吗?如今我吻着那片片花瓣,栀子花那么的清香,如此的可爱,深深住进了我的心房——一辈子!这次我已经备好了一叶帆舟,我的青鸟、红鸟已经出发,熟悉的声音,你也来了?风中!

(二)思念

想你的时候,夜是宁静而安详的,一窗窗灯火温柔地延伸进夜的心脏,在朦胧的城市闪烁幸福的光芒。

版权作品,未经《短文学》书面授权,严禁转载,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。

窗外霓虹闪烁,车来车往,夜晚的灯光把不远处的高楼映得格外高大有气势,不知不觉间她到南方这个永远充满活力和机遇的城市己大半年了,从开始的孤独彷徨到现今的逐步适应。楼宇间露出一片无垠墨蓝的天空,那里星星点点亮着的,也不知道是星星还是灯光,她就那么沉默的坐着,窗外的灯光打进来照在她的身上,模模糊糊有一层光晕的毛边,整个人看起来发虚仿佛不太真实。她以为她逃得掉,可人是逃离了,心还在他那儿,失落像一张密不透风的大网将她笼罩,紧紧地困住,她不能动,无法逃。思念又好似有双无形的手紧紧掐在她的脖颈之上,让她透不过气,只能疼,除了疼还是疼,再没有别的感觉。

我不知道,如果漆黑的夜里没有一盏灯,那将会是一种怎样的世界?

版权声明:本文由必发88手机在线官网发布于操作系统,转载请注明出处:一窗灯火,栀子花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