xml地图|网站地图|网站标签 [设为首页] [加入收藏]

十八子墨,戏精牡丹同人

2019-10-07 17:43栏目:操作系统
TAG:

“妈!给我弄两个西瓜!”赵凯丽朝厨房大喊,一到夜里嘴里就寡淡的很,肚子也空落落的,总想要吃点儿东西,又怕胖,只好拿点儿水果哄哄自己。

可怜晓夏 “你大学学什么专业的?”杜莫文非常冷淡的吃着螃蟹。顾晓夏觉得自己这辈子肯定跟螃蟹有仇,因为从吃饭开始,杜妈妈给顾晓夏夹了一只螃蟹,顾晓夏就没吃进嘴里,不是刚碰一下螃蟹壳儿杜莫文问自己是哪个大学的,就是刚要掰开蟹壳儿杜莫文问自己家里的状况,顾晓夏索性放下筷子,老老实实的看着杜莫文:“我学美学专业的。” “现在的工作这么不好找吗?大学本科四年,毕业后就沦落到商场卖香水了?”杜莫文犀利的眼神看向顾晓夏,顾晓夏咽了下口水,小声的回答着:“现在的,大学生多啊,以前……”杜莫文接过话头:“对啊,我怎么忘了?我们以前读大学的时候全国统招,一个专业就一两个班级,每个班级30几个人,还来自全国28、9几个省呢?现在的学生再也不是我们那个时候精英式的大学教育了,现在是普及化,上了高中的大部分人都能混个大学读读,毕业的时候什么都不会,不去商场卖香水能干什么?” “姐,你怎么这么说?你要是生在现在不一样吗?”杜莫言不满的把杜莫文的话顶了回去,低头吃螃蟹的艾拉不经意的看了一眼杜莫言,顾晓夏低着头搅着手指头没有说话,杜莫言给顾晓夏夹了青菜:“吃点儿青菜。”杜妈妈一个劲儿的朝杜莫文使眼色,杜莫文突然笑了一下:“妈,今天我爸给我打电话了,他让你回去,你都过来两个月了,不能这么把我爸一个人扔在家啊?” “莫文啊,可是我这一走,不好吧,你弟弟平时生活也每个人照料,我在这儿还能做点儿他想吃的,再说现在盈盈搬过来……”杜妈妈皱着眉头看着女儿,杜莫文伸手拍拍艾拉的肩膀:“妈,你有什么可担心的?艾拉做饭的水平你还不放心吗?让艾拉帮着照料莫言就行了,艾拉打算在北京买房子,一时半会儿也搬不走,是不是莫言?” 杜莫言冷淡的看着自己的姐姐:“我自己能照顾我自己,我一个人也住过。”杜莫文也冷冷的看着弟弟:“那不一样,以前你还没到成家的年龄,现在你该成家了,男人成家就是要找个女人来照顾自己,你不会是想为照顾别人而结婚吧?”杜莫言刚要说话,顾晓夏不小心把餐桌上勺子碰到了地板上,慌忙弯腰去拣勺子。沈泽一直都觉得英雄救美这个话是专门给他量身定做的,本来从见了罗芳芳之后自己就有些魂不守舍的,想打人家姑娘主意吧也有些师出无名,刚好这么个时候罗芳芳的上司手脚不老实,总喜欢时不时的摸摸小姑娘,就跟周星星电影《功夫》中的包租公似的,经常会非常好心想着给小姑娘检查身体。 沈泽知道这个事儿后非常的生气,找了几个大学时候血气方刚的兄弟,单独请罗芳芳的上司吃了顿泰式按摩,还把他挨揍后的样子照了相录了音,要是他老小子再敢对哪个姑娘心怀歹念,就把这些东西传到网络上,那罗芳芳的上司还敢不老实吗?而罗芳芳从这个事儿之后对沈泽的好感也与日俱增,两个人虽然没直接挑明,但已经开始默认约会的关系了。晚上沈泽送完罗芳芳回家,进了小区,意外听到张阿姨和王阿姨小声议论着,张阿姨说:“你还说,沈泽他妈还真是能赶新潮,这回我算见着了。” “什么新潮啊?这种事儿太丢人了,我就说小孙这段日子挺不正常的,你还不信,上次我就碰见过一回,小孙说那是给她姐妹儿介绍的,你瞅瞅,扯谎了吧?”王阿姨附和着。沈泽放慢了脚步,张阿姨嘿嘿笑:“你还别说,小赵比小孙小了8岁,要是再年轻几岁,你说沈泽得管小赵叫啥?我看这事儿玄乎儿,老时候吧,女的比男的大那么个三两岁也就顶天了,再大下去,男的就不是娶媳妇儿了,呵呵……” “不是娶媳妇儿是啥?”王阿姨追着张阿姨问,张阿姨一乐:“那就是找了个妈呗,不管小孙瞅着也看不出比小赵大8岁,这事儿要是不说准能蒙过去,这咱们是搞那个心连心活动知道小赵的情况,要不你能看出来小赵比小孙小8岁么?哎,瞅不出来……”沈泽的脑子嗡了一下,差点儿没晕过去,看着张阿姨和王阿姨走远了,沈泽感觉自己的胸口闷闷的,他一向都不反对自己的老妈再找个男人,但是沈泽从来就没想过孙阿姨这么新潮,能找一个比自己小8岁的男人,小8岁?那就是说自己25岁,自己的妈妈47岁,那个男人才39岁,这都什么关系这是?自己管那个男人叫叔叔还是叫老哥啊?沈泽喘了一大口粗气,快速朝自己的家走去。 “晓夏,我姐天生就是那样一个人,她说的话你别往心里去,我是她弟弟,你看她跟我说的都那样……”送顾晓夏回沈泽家的路上,顾晓夏一直都低着头不说话,杜莫言有点儿担心。顾晓夏无精打采的耸了下肩:“你姐姐,是不是不喜欢我?应该是不喜欢,我觉得你姐姐喜欢艾拉。” 杜莫言伸手揽住顾晓夏的肩膀,笑:“她喜欢艾拉是她的事儿,我知道自己喜欢谁就好,你有什么可担心的?”顾晓夏突然恼火的站住,看着杜莫言:“哎,我怎么知道我读了4年的大学毕业还是找不到工作?难道我会梦想就做个卖香水的吗?你们读书的时候国家就规定招收那么几个大学生啊,我们读书这会儿就是这么招生的,我有什么办法啊?啊!!!!恼火,我恼火……” 杜莫言平静地看着恼火的顾晓夏,爱恋的往自己身边拽了下顾,轻轻的抱住她低声说:“别想那么多了,你不是还有我吗?除非是你还没喜欢我。”顾晓夏靠着杜莫言的肩膀,没有说话。“妈,妈,那个姓赵的是怎么回事儿……”沈泽跟急三火四开了房门就开始大喊,孙阿姨正陪着顾妈妈坐在沙发上看电视,沈泽愣了一下,把后面的话给咽了回去。 孙阿姨不满的看着沈泽:“你怎么了?跟没头的苍蝇似的,怎么回来的这么晚?”“和朋友喝酒了,谈点儿工作上的事儿,我先回房间了。”沈泽心不在焉的放下了钥匙,转身进了房间。孙阿姨哼着:“都说养儿子等于养了一块板砖,这话还真不假……沈泽越大和我关系越生疏,一年半载说不上一句热心的话,我都怀疑他是不是我儿子了,你看刚才,进门就大呼小叫的,顾姐,还是你好,女儿贴心啊。” “看你说的,我们都老了,孩子就算是哄着咱们说话能说啥?你啊,挑数儿越来越大了。”顾妈妈笑着看了一眼孙阿姨。孙阿姨摇摇头:“等他找了媳妇儿赶紧搬走,都说娶了媳妇儿忘了娘,我不用他管,他顾好他自己的家不给我添麻烦就成。”顾妈妈推了孙阿姨一下:“越说越离谱儿,都是有儿有女的人,谁也说不起这样的话。”

1

“你知道,为什么我不让你给我做伴郎么……。”

赵屯屯没有回答,因为他希望李壹直接告诉他。

现在不管李壹说什么赵屯屯都是能接受的。

可李壹也什么都没有说,他也在等赵屯屯说话。

现在不管赵屯屯如何误会自己李壹也都是能接受的。

两个人在电话的两头沉默良久,电话里只有沙沙的信号声。

“喂,李壹啊……。”

是赵凯丽,她一直在自己的房间偷听两个人的通话。

她终于耐不住性子了。

“李壹啊,你在哪呢?”

“我在家凯丽姐。”

“嗯,今个大好的日子你好好的,一会我去看看屯儿劝他两句,你该入洞房啦快挂了吧。”

“嗯……嘟嘟嘟……。”

赵凯丽挂了电话并没有想她说的一样去找赵屯屯,而是开始化妆。坐在客厅里对着电视发呆的赵屯屯心里有些惊慌,那种惊慌是无法被悲伤所掩盖的。

原来姐姐真的什么都知道。

那么……妈妈呢?

赵凯丽有一个同事叫菲奥娜,赵屯屯也是认识的,他叫她肥姐。

姐姐和肥姐虽然总是吵吵闹闹,肥姐总是被姐姐欺负,但赵屯屯知道其实他们两个很要好。

“肥姐,你干嘛呢。”

“你是?”

“我赵屯屯,这是李壹偷着给我买的手机,你别告诉我姐我和我妈。”

“怎么了屯屯?我刚到家。”

“啊?我姐没约你出去啊?那刚才她化了大妆是去招谁啊?”

“你姐啊,当然是去找你姐夫啦。”

“她谈恋爱啦?”

“你不知道?”

“没跟我说啊。”

挂了电话的赵屯屯心安不少,看来姐姐并没有多么关心自己这件事。

也对,姐弟而已,都过好自己的日子就行了。

想了想,又加了一句:“前两天李孃孃家儿子结婚你不是拿了好几个果篮回来嘛,就吃那个!”

2

赵屯屯刚把手机藏在被子下面就听见了一阵哐哐的敲门声。

“儿砸,出来。”

是他妈。

“干嘛啊妈!”

“给我开门!”

赵屯屯心上一紧,忐忑的开了门。

“快换衣服,穿新买的那套。”

“出门啊?”

“嗯,你孙阿姨叫我们去吃饭。”

“不刚吃过饭嘛,为啥这时候吃饭啊?”

“再说!刚才在席上你吃啥啦你,叫我白白随礼。你孙阿姨女儿从英国回来了,妈领你去见见!”

妈妈的话让赵屯屯心生厌恶,但同时也放松了许多。

想了想便去换衣服了。

赵凯丽并没有去找男朋友,而是去找了李壹。

张孃孃打着毛衣看电视,懒得挪动,没好气地回敬女儿:“你自己弄去!哎呀,这么大个姑娘了,一把懒骨头,真是……”

3

两个人在餐厅相对而作,赵凯丽故作轻松的和李壹找着话聊。

“这大好的日子把你找出来也挺不合适的哈……但是呢我又不得不这么做。”

李壹沉默不做回应,赵凯丽继续说。

“今天婚礼我没去,没看到你媳妇长啥样哈哈…应该挺好的哈…应该比姆么屯儿像样…。”

赵凯丽是故意这样说的,她知道这时候李壹肯定也很想出来所以才叫他见面的,她本想在刺激刺激李壹,因为这正是她所擅长的,可刚刚见到李壹后赵凯丽便有些不忍了。

没想到李壹如此憔悴。

“凯丽姐…。”

李壹缓缓开口,赵凯丽就像是逮着机会了一样双眼发亮的看着他。

“……以后屯屯……。”

话说的像筛糠一样,搞得赵凯丽心中发痒。

“我其实…不是特意…。”

“下次……我……。”

赵凯丽终于是忍不住了,把手中的叉子狠狠的往桌上一撂。

“你就直接说你是咋样的吧,急死个人真是!”

李壹一怔,理了理思绪开口说到。

“凯丽姐,我不是gay!”

“屁!”

赵凯丽脱口而出,立刻震惊四座。赵凯丽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所以降低了声调。

“你和姐实话实说,你和屯儿是不是在一起过。”

李壹动作缓慢的摇了摇头。

“实话么?”

赵凯丽的语气充满了疑问。

李壹坚定的点了点头。

“那你俩发展到哪一步了?”

咽了咽口水李壹又摇了摇头,赵凯丽一拍桌子。

“说话!别整哑剧!”

李壹被赵凯丽震慑到,但语气依旧缓慢,仿佛是在边说边回忆。

“我和屯屯什么都没有有发生过,但我知道我对他和对别的朋友不一样…。”

“那种不一样?”

李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赵凯丽的问题,因为他自己也不知道。他和屯屯从小一起长大,青梅竹马,但大学后两个人一个在南方一个在北方。那时候的李壹特想念赵屯屯,但他也想妈妈,也想家。

但时间久了他便只想念赵屯屯了。

从那时候开始他就发现了自己对屯屯的情感并非是发小那么简单。

但他不敢再往深处去想。

他怕。

“姐,姐……我去吧,我给你弄。”赵囤囤不知道什么时候从房间里跑出来了。

4

孙阿姨是一名中学老师,现在还没退休所以精气神儿特足,两个妇人在饭桌上旗鼓相当吹捧着自己的孩子。

赵屯屯和孙阿姨的女儿两个年轻人完全在状况外。

“我儿砸啊就这点好,从来不撒谎,什么都是有一是一的。”

孙阿姨点点头,对屯屯投来赞许的目光。

“姆么屯儿还从来不……。”

“妈!”

赵屯屯打断了张囔囔的话。

所有人都看向了赵屯屯。

“妈,对不起。”

张囔囔把手抚上了屯屯的头。

“咋了儿?”

“我想回家了妈……”

张囔囔点了点头。

“走,咱回家。”

凯丽意味深长地打量着弟弟慌里慌张的身影,不易觉察地点点头。

- end -

微 博 :@桃斯拉耶子

|写在最后|

| 希望喜欢我的朋友能帮我转发一下 |

|你们的关注和支持就是我继续创作下去的动力 |

交 流 |合 作   ☛   1558494967@qq.com

用心看完的戳个赞

版权声明:本文由必发88手机在线官网发布于操作系统,转载请注明出处:十八子墨,戏精牡丹同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