xml地图|网站地图|网站标签 [设为首页] [加入收藏]

时间是一片漫过一切的海,亲子复仇

2019-11-26 16:33栏目:编程
TAG:

张楚是在半夜接到那个电话的。

图片 1

尧自强考上了名牌大学,可就在他接到录取通知书那天,母亲尧素梅突然病倒了。尧自强慌忙把尧素梅送到卫生院检查。结果一出来,尧自强就觉得天塌了。尧素梅得了淋巴癌,而且是晚期!尧自强和尧素梅租住在一个平房小院里。平时尧素梅靠—上街卖菜维持娘俩生活,供尧自强上学。尧素梅这一倒下,娘俩的生活没了着落,尧自强也不得不放弃上大学的念头,到火车站货场搬货,养家糊口,挣钱给尧素梅买药治病。尧素梅的病一天重似一天,终于有一天,尧素梅觉得自己日子不多了,便把尧自强叫到身边,说:“小强,你赶紧去找你爸爸吧,跟他去做亲子鉴定,做完了,他就会供你上大学,让你将来有个好前程。”尧自强摇头:“不,我不找那个人,我能养活自己,他无情无义,把你害成这样,我恨死他了!”尧素梅拉住尧自强的手:“小强,他是你爸呀,我可以恨他,你不能恨他,现在只有他能帮你,答应我,你一定要去找他,快去!”尧素梅说着就流下了眼泪。尧自强见妈妈哭了,只好点头:“我答应你,我去找他。”尧素梅让尧自强找的人叫莫建德,开着一家公司,是个有钱人。18年前,尧素梅跟老家的男朋友分手后,和同乡来到了这座陌生的城市,在莫建德的公司做保洁员。尧素梅天生丽质,很快就引起了莫建德的注意。莫建德让尧素梅做了他的生活助理,专门给他的办公室打扫卫生,沏茶倒水,接待客人。一来二去,两个人就有了感情。尧素梅生在大山,能嫁给城里的老板,那是求之不得。莫建德觉得尧素梅善良贤惠,有这样一个老婆给他打理家务,他心里踏实。很快,两个人就结婚了。婚后不久,尧素梅就怀孕了。就在尧素梅怀孕六个月的时候,莫建德突然阴着脸回了家,进门就让尧素梅做掉孩子,然后离婚。尧素梅当时就愣了,问莫建德为什么。莫建德憋了半天,才说他怀疑孩子不是他的。尧素梅当时就气哭了,说莫建德血口喷人。莫建德说,你爱承认不承认,反正我是这么想,孩子必须做掉,婚必须得离。尧素梅气得浑身直哆嗦,她知道莫建德肯定又看上了别的女孩子,想找借口把她甩了。莫建德说:“只要你乖乖把孩子做了跟我离婚,我给你50万青春损失费,够你花半辈子的了。”尧素梅指着莫建德大骂:“你这个流氓,你以为有钱就可以随便玩弄女孩子感情,就可以随便糟蹋女孩子身子吗?你欺负我背井离乡,无依无靠,你会遭报应的!”说着,尧素梅收拾东西就走了。她就不和莫建德离,看他怎么样!尧素梅跑到了同乡那里,同乡让把孩子做掉,好好敲莫建德一笔,尧素梅不同意,一定要把孩子生下来,再苦再累也要把孩子养大。尧素梅生下尧自强后,在城郊租了一个小院,靠卖菜养活孩子。一个二十岁的姑娘,人生地不熟,无依无靠,带着一个嗷嗷待哺的孩子,那份辛苦可想而知。尧自强六岁的时候,莫建德不知通过什么渠道找到了尧素梅,他说他一直在找尧素梅,但始终没有找到,只好到法院起诉离婚,最后法院缺席判决离婚了。他又娶了一个老婆,但这个老婆不会生孩子,他想给尧素梅一大笔钱,让尧自强跟他去做亲子鉴定,如果尧自强是自己的孩子,他就接过去抚养。尧素梅听后气得火冒三丈,二话没说,拿棍子把莫建德打了出去。为了不让莫建德再找来,尧素梅搬了家。她含辛茹苦把尧自强养大,告诉他长大以后要自强自立,不能依靠任何人。尧自强发奋读书,最后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重点大学。谁知尧素梅因积劳成疾得了绝症。为了不让母亲伤心,病情加重,尧自强答应了尧素梅,但他却没去找莫建德,而是继续到火车站货场干活。一天早上,莫建德刚到货场,尧素梅就打来了电话,但一句话都没说。尧自强加道不妙,急忙跑回家一看,尧素梅已经断气了,尧自强哭得死去活来,不知道该如何是好,就在这个时候,莫建德又不知怎么找来了。见尧素梅死了,他也非常难过。莫建德把尧素梅安葬以后,尧自强就和他去做亲子鉴定。到了医院,莫建德领着尧自强做了全面体检。出了医院,尧自强问:“亲子鉴定做了吗?我是你儿子吗?”莫建德满脸笑容:“做了,你是我儿子,千真万确!”尧自强沉下脸:“也就是说,你冤枉我妈了?”莫建德低下头:“是冤枉她了,可她已经死了,这笔账只能来生再还了。”尧自强瞪着眼睛:“不,今生就要还,你追求我妈的时候曾经说过,你要是对不起我妈,就给我妈磕999个响头,现在你就去磕!”莫建德愣愣地看了尧自强一会,点点头,说:“好,我去磕,向你妈谢罪!”到了墓地,莫建德对着尧素梅的墓碑磕了999个响头,头都磕破了还在磕。磕一个头,说一起对不起,鲜血染红了墓碑前的一片土。可尧自强还是不解气,他要让莫建德为他的行为付出更沉重的代价。离到大学报到还有一个月,尧自强就从莫建德家走了。他在那个家里一天都呆不下去,他不愿看见莫建德,更不愿看见莫建德家的那个女人。那个女人叫苏姨,可尧自强一直都管她叫“哎”,而莫建德则叫“嘿”。在他心里,没有这个爸爸,更没有这个“后妈”。尧自强跟莫建德要了一张存着10万块钱的银行卡,说他受了18年苦,要好好享受一下生活,先到各地旅游,然后再到学校报到。莫建德很爽快地就答应了。一路之上,尧自强游山玩水,扶贫济困,等到了学校,10万块钱就花光了。他给莫建德打电话,让莫建德再往卡里打10万,莫建德说:“儿子,老爸是有钱,可不是大风刮来的,钱不能这么花,要……”莫建德还没说完,尧自强就急了:“你给不给吧?不给我不上大学了,打工挣钱自己养活自己,你以后别再找我!”莫建德没词儿了,赶紧给尧自强卡里打钱。尧自强心说,你就我一个儿子,我要是不认你,你死了都没人埋!尧自强大学四年,又是给灾区捐款,又是热心希望工程,让莫建德付出了好几百万。大学毕业之前,尧自强和女同学艾花谈上了恋爱。艾花见尧自强是个富二代,就跟尧自强要一栋别墅,一辆宝马。尧自强立即给莫建德打电话,让他一周之内到他就读的城市买别墅、买宝马,然后把钥匙交给他。没等莫建德说话,尧自强就挂了电话。一周之后,尧自强和艾花在校外咖啡厅等莫建德,等了半天,莫建德没来,苏姨却来了。尧自强一愣:“你怎么来了?他呢?”苏姨眼圈发红:“你爸在医院呢,快不行了,你赶紧看看去吧。”尧自强满脸不高兴,磨蹭了半天,才拉起艾花随苏姨去了医院。到了医院,莫建德正躺上病床上输液,眼睛紧闭,人事不省。尧自强走到莫建德身边:“嘿,别墅和宝马车钥匙呢?拿来吧,我和小花先看看房,试试车。”苏姨一看,流下了眼泪:“小强啊,你不能这么对你爸爸,他心里苦啊!”尧自强一瞪眼:“他心里苦什么?他一点心没操,一点罪没受,就让我认他当爸爸,我让他花点钱冤吗?你是他老婆,你当然向着他说!”周姨赶紧说:“小强,你误会了,我不是他老婆,我是他家庭医生,你爸跟你妈离婚以后,再也没娶老婆,你爸只爱你妈一个人,这些你根本就不知道!”尧自强一愣:“他没结婚?他只爱我妈一个人?那他为什么要和我妈离婚,为什么怀疑我不是他儿子?”苏姨叹口气,说:“你爸有苦衷啊!”苏姨说,就在尧素梅怀上尧自强以后,莫建德突然查出了周期性麻痹症。这种病是家族遗传,遇到刺激就会发病,一发病就全身瘫痪,最后,病人会浑身僵硬瘫痪而死。莫建德不想拖累尧素梅,更不想把自己的病传给孩子,便以尧素梅怀的孩子不是他的为由,让尧素梅做掉孩子和他离婚,然后给尧素梅一笔钱,让她再找一个好男人。谁知尧素梅死活不同意,负气而走,还把孩子生了下来。尧素梅走了以后,莫建德天天都在找,找了六年总算找到了。他怕尧自强遗传了他的病,但没直接跟尧素梅说,而是说让尧自强和他去做亲子鉴定,可尧素梅不同意,还搬了家。莫建德又找了十多年,可找到尧素梅时,尧素梅已经死了。莫建德心里难过,却没把真相告诉尧自强,怕尧自强为他的病担心。儿子已经受了十八年苦,他不能再拖累儿子,如果哪一天他瘫痪动不了,他就只求一死,绝不让儿子伺候他。尧自强不知道莫建德的苦衷,大学四年狠命花钱,对莫建德进行疯狂报复。就在尧自强上大三的时候,莫建德的公司就破产了。为了满足尧自强开销,他卖光了家里的东西。为了儿子,他什么都豁出去了,尧自强跟他要别墅,要宝马,他实在是办不到了,就把家里的房子卖了,想把钱拿来交给尧自强,再把一切都告诉尧自强,莫建德刚到尧自强就读的城市,就病重住进了医院。他告诉苏姨,他的病不治了,只求一死,把钱留给尧自强。苏姨说完,尧自强已经泪流满面,没想到莫建德还有这么多事瞒着他。苏姨说:“其实你爸的病是能治好的,可为了把钱省下给你,他硬是保守治疗,到了现在,他的病几乎没有治愈的可能了。”这时,莫建德慢慢睁开了眼睛。他把一张银行卡交给尧自强,有气无力地说:“小强,爸没钱了,只有这么多,不够买……”尧自强握住莫建德的手:“别说了,我都知道了,我不要宝马和别墅了,钱留着给你治病。”莫建德摇头:“我这病要治好,没有几百万下不来,不用治了。我对不起你妈,想早点找她去谢罪,只是,我临走之前还有一个心愿未了。”尧自强抹把眼泪:“你说吧”莫建德看着尧自强:“你从没叫过我爸爸,我真想在临死前听你一声。”尧自强嘴唇颤动着,突然大喊一声:“爸——”莫建德答应一声闭上眼睛,泪水从眼角溢了出来。尧自强扑到莫建德身上:“爸,爸,医生,快救我爸,你们一定要把我爸治好!”说着,尧自强飞奔出屋。莫建德被推进了急救室,尧自强和艾花手拉手站在门外。尧自强看看艾花:“我现在没钱了,你还跟我好吗?”艾花含情脉脉地看着尧自强:“其实,我不喜欢啃老的富二代,我更喜欢自立自强的人,我让你买别墅、宝马只是考验你,如果你真让你爸把钥匙送来了,我会毫不犹豫地离开你,现在,我知道你和你爸都是有情有义的人,我羡慕你们,也愿意融入你们中间。”尧自强激动地抱住艾花:“谢谢,谢谢你!”莫建德还在抢救,尧自强一眼不眨地盯着急救室的门,他在心里默默地说,爸爸,我错了,我会倾毕生之力把你的病治好,为我曾经幼稚的报复买单!

张楚是个律师,是个30岁的未婚女人。在这个闻名世界的性别歧视严重的行业里,生生地,凭自己站住了脚。

劫缘.png

手上现在的案子,是富商周慕年身后的财产分配案。富商早年发迹食品行业,转战地产业之后赚的盆满钵满,却一朝暴毙。留下27岁的如花美眷,虎狼一样的两个儿子,凶悍的女儿,以及产权不明的庞大产业。

【都市】劫缘(14)

一家人的难缠远出张楚意料。但越是难缠,便越是有利可图。这是行规。

文/伊米crystal

目录

上一章

下一章

阳光透过玻璃窗照进病房,苏晓站在窗前,享受着阳光的温暖。她的心绪有些复杂,对于亲生父母,她从未想过寻找,她只想找到那个男人,那个噩梦中将她带走的男人,那个彻底改变她人生的男人。但是此时此刻,她觉得自己有些自私,或许寻找亲生父母更为重要吧。

“晓晓,这么早就来了,吃早饭了吗?”苏琴睁开眼睛,看到窗前的苏晓,虚弱的说道。

“妈,你醒了,爸去买早饭了,一会儿就回来了,感觉好些没有?”听到苏琴的声音,苏晓离开窗边,来到了病床前。

“妈没事,你该忙忙你的就行,有你爸照顾我呢。”苏琴伸手轻轻拂去苏晓脸颊上的头发,“昨晚是不是没睡好,瞧这脸色,你要照顾好自己。”

“我知道了妈,我没事的,我已经长大了,又不是小孩子。”苏晓握住苏琴的手,攥在了手心里。

“早饭来了。”苏浩宇提着大大小小的袋子进了病房,“这一大早的娘俩说什么呢?”

“没说什么,这不都等着你的饭吗。”

“来来来,吃饭,”苏浩宇将饭菜放到了小桌上,边收拾边说,“咱一家人好久都没有一起吃饭了啊,这可是借了你的光了啊老太婆。”苏浩宇一脸的笑容。

“爸,都怪我不好,没有常回去看你们,等我妈病好了,我打算在市中心买一套房子,你们都搬过来,咱们一起住,这样咱们一家人每天都可以在一起吃饭。”苏晓说的很认真,她确实最近在关注一个楼盘,她想要买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,她想和父母一起居住,毕竟他们养了她,给了她最好的生活,现在,应该是她回报的时候了。

苏浩宇听苏晓这么好,脸上乐开了花,“真的吗?那太好了,你妈整天唠叨你,怕你吃不好睡不好的,这下好了,可以天天看着你,她就放心了,我也不用天天听她唠叨了。”

“这老头子,闺女买房子不得花钱啊,”苏琴瞅了一眼苏浩宇,对着苏晓说道,“晓晓,房子不着急买,别听你爸瞎说,咱先找一个对象,你这也不小了,该成家了。”

“妈,我还不想结婚,这事以后再说,房子是必须要买的,是吧,爸。”

“对对,我支持你闺女,需要钱跟爸说,爸给你拿。”

“不用了,我自己的够了,这事就这么定下了,妈,你快点好起来,等你出院了咱们一起去看房子,如果满意咱们就定下来了。”苏晓仿佛了却一件心事,开心的笑着。

“这一大早有什么好事啊,这一家人都笑成这样了。”说话间,病房外传来了熟悉的声音。

“你怎么来了林子,不用上班吗?”苏晓笑着站起身,lucky早已迎向前去。

“lucky,是不是想我了啊,我是领导,不上班也没人管我,再说,苏姨病了,我必须来看看啊,”说着,林旭走近了病床,“苏姨,好些没有啊,这都瘦了啊。”林旭上前抚摸着苏琴,心疼的说道。

“阿姨看见你啥病都好了,吃饭没,来,一起吃。”苏琴笑吟吟的看着林旭,从小,林旭便常在苏晓家玩,林旭有一张会说话的嘴,总能惹的苏琴笑不拢嘴,苏琴对林旭也甚是喜爱。

“呦,我还有这能力呢,那你以后哪里不舒服就给我打电话,我马上出现,怎么样。”

“行了,吃饭了大小姐,”苏晓打断了林旭的话,“就你话多,看这些东西能不能堵住你的嘴。”说着,苏晓拿了一根油条递了过去。

林旭接过油条,“不能。”

病房里传来阵阵笑声,仿佛家庭聚餐般的景象,每个人都享受着这样的时刻,连lucky都被这份幸福感染,它摇摆着尾巴,穿梭在一家人中间。

苏晓多么渴望可以看见,她好想看一看每个人的笑脸,那将是怎样的幸福,哪怕只是一眼,苏晓都愿意付出一切。苏晓的脸上挂着笑容,心里却滴着鲜血。

苏琴在这热闹的氛围中,仿佛病魔也已逃离,她笑着看着每个人,心里暖暖的,如果就这样离开,或许也是一种幸福吧。

吃过早饭,林旭和苏晓挨着坐在苏琴的病床前,耀眼的阳光洒入病房,将病房里的每一个角落都照亮,那么温暖而舒适。苏琴握着林旭的手,虚弱的说道,“林子,你和我家晓晓都不小了,该找个男朋友成家了,也算是了了我们做父母的一个心愿。”

“苏姨,我们还不想那么早结婚呢,再说了,这不是也没遇上合适的吗。”

“什么叫合适,我和你叔当年就见了一面就结婚了,你说合适不合适,你们现在这些年轻人啊,就是让好日子给你们惯坏了。”

“哎呀,苏姨,现在都晚婚,和你们那个年代不一样,你看,现在结婚都要房子啊,车啊,还要看家庭情况,很复杂的。”

“行了,我也说不过你们,你们自己的事自己看着办吧,管不了了。”苏琴无奈的摇着头。

“我去接个电话。”苏晓走出病房。

苏琴望着苏晓的背影,拉了拉林旭的手,“林子,苏姨想求你个事。”

“瞧你说的,有什么事说就是了。”林旭满脸笑容的看着苏琴。

“晓晓这孩子心思重,有什么事都憋在心里也不说,她的情况你也知道一些,我是想呀,人总是要有根的,我想让她去找她的亲生父母,但是她好像并不愿意,你帮我劝劝她,也算是我的心愿吧。”

林旭静静的听着苏琴的话,她知道苏晓是捡来的,但是她并不知道细节,“也许是她恨他们吧。”

“她不该恨他们,孩子,她应该是被拐跑的,然后被人挖去了眼角膜,才变成了今天这个样子,并不是她的亲生父母抛弃了她,我想,这些年他们也一定在找她,过的一定很难吧。”

“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了,一点线索都没有,怎么找?”林旭第一次知道苏晓的来历,心里五味杂陈。

“我捡她的时候她的脖子上挂着一个小葫芦,应该是她父母给她的,我已经给晓晓了,而且她耳后的胎记也很特殊,只要想找,我相信一定会找到的,你帮帮她。”

“好,苏姨,我答应你,我一定帮晓晓找到她的亲生父母,来,你好好休息。”林旭扶着苏琴慢慢躺下。

林旭见苏晓进来,笑了笑,“有什么事吗?”

“没事,”苏晓拿着电话坐到了病床前,“台里的。”

林旭看着病床上的苏琴,扯了扯苏晓的衣服,“苏姨睡了。”

苏晓点点点,坐到了床边。

林旭的电话突然响起,她看着屏幕上跳动的孟辰两个字,心中有种不好的预感,她拿起电话走出了病房。

“林医生吗,麻烦你赶快来一下中心医院,我妹妹自杀了,她现在的情绪特别糟,我们不知道该怎么办。”电话那头,孟辰急切的喊着,林旭几乎可以看到他焦急的样子。

林旭返回病房,在苏晓的耳边轻声说了一句便匆忙的离开了病房。


我是伊米,一个喜欢讲故事的女子,这是一部关于命运的故事,故事里有他们的喜怒哀乐,因为一场噩梦改变了几个人的命运,命运兜兜转转又让他们相逢,当曾经的伤痕被层层揭开,那疤痕下的伤口再一次血粼粼的呈现在眼前,生活还能否回到过去?相爱的两个人是否还可以将爱延续

张楚的失眠症日渐严重,意识每日挣扎到凌晨才肯薄薄睡去。

梦境里滴滴答答的声音,像一颗细小的钉子,一点一点地楔入她的神经。她醒过来,终于反应过来那是手机的滴答声。

毫无意识地接起电话,“楚楚,你爸进医院了,脑溢血,你快回来吧。”

好像是梦里。女人的声音温婉悲伤,哀哀而鸣。

苏姨。

张楚三岁时,母亲死于一场车祸。一年后爸爸娶了现在这个女人,她叫她苏姨,一叫二十六年。

她美丽温婉,眼睛里总是蓄着温暖的光。

他们才是琴瑟和鸣的一家人,苏姨生了一儿一女,共享天伦的时候,也没她什么事儿。

张楚走出机场时候,是十二月里暮气涌动的黄昏。

远处是华灯初上的城市,背后是旷远无边的天空,飞机偶尔飞过,划伤天际。

张楚刚刚走进医院,苏姨就远远地迎了上来,眼睛微肿,发丝蓬乱,已经不是记忆里那个永远整齐漂亮的妇人了。

病房里的张胜军依然昏迷未醒,面颊焦黄浮肿,鼻间连着陌生仪器,也不是那个声如洪钟的中年男人了。

张楚眼眶干涩,一滴眼泪也流不出来。

那些年,她像被闷在一口深不见底的井里,冰冷彻骨又无法呼救。除了生命,他就只给了她无边无尽的指责,羞辱,和谩骂。

人生一首逐梦令。他再不是那个剑眉星目,昂首阔步的壮年男人。常年醉心烟酒,张胜军的脸色呈现一种枯萎的黄,深深的法令纹,像被刀划过一样深刻。

版权声明:本文由必发88手机在线官网发布于编程,转载请注明出处:时间是一片漫过一切的海,亲子复仇